本文摘要:读了这篇文章,流下了眼泪,就像文章中的阿姨一样,眼睛周围有点白,太残忍,有点同情。

读了这篇文章,流下了眼泪,就像文章中的阿姨一样,眼睛周围有点白,太残忍,有点同情。但是,祥林嫂为什么从有点同情的人物开始那么不受欢迎呢?最模糊的说明当然是一遍又一遍,一遍又一遍但是,自己出乎意料的人变多了,为什么她的结局这么感慨呢?仔细调查原因,你找不到,冷落和敌视的确切原因是村民相信她生命不好,捐赠门槛也没用。那么,从同情到烦躁,再到冷静,中间人们的心理变化是怎样发生的呢?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,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交通事故。

为了需要平静的生活,我们自然地被心理学家称为公正的世界假设的心理机制。也就是说,重行假设世界是公平的,重行各种公平现象找各种各样公平合理的理由,或者找各种各样不公平现象不公平的理由。

这种机制的内在逻辑,看起来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同的是方向被忽视。相信恶报不凶,善报不贤,好事和坏事的再次发生,背后总是有既定的原则。简单来说,看到别人出了事故,我们本能上不偏向于为受害者寻找受害者的无视一切理由。

例如,员工被解雇是因为他惹怒了领导人,女性被男性强奸是因为暴露了衣服,穿着漂亮的钱包被偷是因为工作疏忽,自己不小心被街头恶棍伤害是因为进出了不恰当的环境场所,老年女性因为性格有缺陷,祥林嫂这样悲惨的遭遇也明显不应该同情总之,真正的人没有可恨的地方。这样,世界上所有的事故都与我有关,之后心情平静,每个地方都有同情的事故。

《脑洞里的八个骗子》作者科迪丽热巴法恩,她是一位拒绝接受过严格训练的理解心理学家,也是一位向往的爱子心切的母亲,能够主观地深刻体会到这个公正世界的幻觉,客观地不动情地分析它。在这本书中,作者坦白说,有一次,她带着还在婴儿身边的孩子出去散步,遇到了家人的老太太,和她说了白血病早死的3岁孙女。理所当然,哺乳中的母亲应该最同情别人失去孩子的痛苦。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。

此时,法恩心底兴起的不是同情,而是各种角度的责难——没有母乳喂养?你不吃太多垃圾食品吗?平时经常玩游戏手机吗?你不注意卫生吗?简而言之,父母同意错在哪里。对于这种心情,法恩明确总结道:表面上,我们不会同情世界上无数无辜受害者的不幸。但我们面对这些无辜受害者时实际抱有的态度,却水落石出了我们道德高尚的口罩。

因为如果我们不想找借口再次发生这种悲剧,我们的心就不会担心自己的孩子也不会遇到某种程度的命运。我没有做这些错误的事的孩子同意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。

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和骄傲。遇到小事故,同情的眼泪可能完全诚实。但是,面对不足以折断任何人意志的事故,本能的同情心不会被更强的力量抵抗。说白了,事故是你的事故,决不能和我有什么关系,我的日子还得以后再去找合理的说明请求自己,比同情你的事故让自己,整天最重要。

我们要求意外的人经常说的话是想开始,日子还得过。只是,对意外的人说的话,明确地对自己说。

那么,如果你觉得你要去找近乎意想不到的理由呢?非常简单,生命不好。让阿毛在门口剥豆子是错的吗?当然不是。但是,如果不被狼背着回头的话,村里的孩子们不是有这样的不幸风险吗因此,我们必须找到更高层次的原因来说服自己。

这场惨剧不可能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因此,搜索了各种不足以证明生命不好的证据,终于需要自圆其说。所以,哪里有同情,坏消息不凶啊。听起来很可怕,但在擅自保护方面,我们的心理机制如此强大。

面对他人遭遇的意外同情的脸,现在变得多么奇怪和愚蠢。你说的同情的话,感叹是你心里想的吗?。

本文关键词:欧宝app,欧宝app官网

本文来源:欧宝app-www.376qup.com